1. <address id="rhdgx"><font id="rhdgx"></font></address>

      <label id="rhdgx"></label>
        1. 新聞頭條>>正文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中國“三變”改革發源地舍烹村
          —— 一個民族村寨的“蝶變”之路
          2019年04月24日 19:09
          來源: 民族新聞網  作者:文/本網記者 羅元濤 圖/王光厚
          更多
            


          開欄語:
              洞察時代風云,把握發展大勢。
              70年彈指一揮間,偉大祖國砥礪奮進,滄桑巨變,已行進在追求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發展大道上。 
              作為全國民族八省區之一的貴州,改革開放步履鏗鏘,脫貧攻堅“一個民族都不能少”,生態試驗區建設穩步推進,鄉村振興和城市提升統籌并進……貴州在打好“三大攻堅戰”,強力推進“三大戰略行動”,著力加快“三大國家級試驗區建設”形勢下,煥發出勃勃生機,孕育著充滿希望的未來。
              即日起,本報開設“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四力’‘四全’建設大型主題采訪實踐活動系列報道”專欄,以記者的視角記錄貴州各族人民艱苦奮斗的歷程和永不懈怠的精神狀態,凝聚起推動貴州跨越式發展的磅礴力量。


           
          合作社的工人在上班

               4月底,盤州市普古彝族苗族鄉舍烹村的枇杷進入成熟期,金燦燦的枇杷掛滿枝頭,讓人垂涎欲滴。在舍烹,家家戶戶門前有盆景,屋后有果樹,走在青石板鋪就的街道上,全然忘記置身偏遠山村。71歲的李小仙老人正在枇杷樹下乘涼,看見記者,連忙招呼摘枇杷吃。

              “這是合作社種的,都吃了好幾年了,很好吃的。”老人笑著對記者說。


          村民黃金娥在草莓園工作

              說起現在的變化,李小仙說,現在日子,以前想都不敢想。

              “過去種莊稼,一天累死累活,手里沒有余錢。現在我在園區打掃衛生,一天工作量不大,每個月領1500元,日子好過得很。”李小仙說。

              “家家住的茅草房,出門就是豬糞塘,一年種糧半年飽,有女不嫁舍烹郎。”昔日盤州市娘娘山腳下舍烹村的村民,祖祖輩輩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自2012年開始,這個以苗族和布依族為主的少數民族聚居的民族村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得益于“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三變”改革。而后,這一項改革,先后引起了六盤水市、貴州省、中央領導的重視。


          村民杜小蘭(右)過去的生活


          村民杜小蘭(左)現在的生活

              2015年11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指出,要通過改革創新,讓貧困地區的土地、勞動力、資產、自然風光等要素活起來,讓資源變股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讓綠水青山變金山銀山,帶動群眾增收。

              總書記的講話傳到普古民族鄉舍烹村,舍烹村主任陶正學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他說,總書記要求做的,正是舍烹村在脫貧攻堅工作中探索和實踐的。

              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時任六盤水市委書記李再勇在貴州代表團集中采訪時,對六盤水探索的“三變”發展模式向媒體作了介紹。自此,舍烹這個烏蒙邊陲村寨,再也沒有“寂靜”過。省部級領導的考察、農村產業發展觀摩、媒體的采訪報道等,把中國“三變”改革發源地——舍烹“解剖”在世人面前。

              自2017年開始,六盤水農村“三變”改革經驗連續3年被寫入中央一號文件。
           
          “三變”的萌芽
           
              不破不立。記者在舍烹村采訪,說起現在的變化,都會提及一個人——陶正學,當地沒有人不佩服他的膽識和魄力。

              作為“三變”改革的見證者,舍烹村支部書記、銀湖農民專業合作社社長陶永川是“三變”改革的發起人之一,他對開始成立合作社的一幕幕記憶猶新。“說起合作社籌建的過程,大概介紹都要說上一兩個小時。”陶永川笑著對記者說。


          獼猴桃基地機耕道原貌


          獼猴桃基地機耕道現貌

              時光回到2012年初,陶正學決定放棄以往的煤炭生意,回到家鄉娘娘山,帶領村民們發展特色農業。有一次,陶永川去陶正學家里拉家常。閑聊中提及想把六車河進行截流,由陶永川負責監督施工,陶正學出資修一個小型水庫,辦一家農家樂。原計劃在2012年4月4日就完成水壩修建,因為外出考察錯過工期,半成品的水壩被河流沖垮。

              2012年5月6日,雨,會議地點:陶正學家,主持:陶正學,參會人員有:陶永川、陶正考、陶明章、陳正高、郭躍、杜關紅。會議內容:都在大家共同同意,在平等上互惠互利,自愿組建盤縣(現盤州市)普古舍烹銀湖農民專業合作社,實行風險共擔,利潤共享的原則,共同進行該合作社的籌劃、組建、生產……銀湖農民專業合作社成立的“第一次會議紀要”手稿靜靜的躺在舍烹村“三變”陳列室。當時會議最終確認,以“5萬元一股,共50萬元的股金”進行籌劃,包括陶正學在內的7位原始股東承擔項目貸款的銀行利息。

              時隔一個月,陶正學出資近60萬元,把舍烹村的周邊的村干部、有威望的老人等60多位村民組織起來,前往云南考察現代農業。看著云南的現代農業發展得很好,村民的發展愿望更加強烈。


          科技大棚建設前


          建成后的科技大棚

              舍烹村要走規模化發展,要把土地進行集中使用,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土地流轉。這時,一場劃時代的改革悄然發生。在后來的日子里,包括陶正學在內,合作社的原始7位股東,挨家挨戶做流轉土地的解釋工作。

              “那個時候,一天一會。晚上開會到11點,還要去走訪村民。有一家農戶死活不同意流轉,就怕不種莊稼沒有吃的。我天天晚上去找他拉家常,不提流轉,只談發展。前前后后有8次,最后成功流轉了土地。”陶永川回憶起當初的付出感慨地說道。

              流轉工作并不是一帆風順的,陶永川告訴記者,2012年8月26日,合作社在用測量儀量土地的時候,有的村民不愿意,認為誤差大。后來采取測量儀量完,再用皮尺測量一遍,這一辦法得到村民們的接受。最終,村民分別以每畝土地一年520元、450元、300元的價格流轉到合作社名下。

              隨著合作社的規模擴大,合作社的股金擴至2000萬元,每股金額為20萬元,總股份100股。“賺錢了就還,賠了不要你們還。”入股銀湖農民合作社的所有股東,陶正學每股都借10萬。就拿陶永川來說,他自己出30萬,陶正學借30萬購買3股。原本陶正學有50股,但后來都分了出去。最后,陶正學實際出資1270萬元,只占27股,其余73股由村民持有。
           
          “三變+”拓寬致富路
           
              2012年7月,正值舍烹村如火如荼地搞農業合作社時,村里來了一支受盤縣(現盤州市)人民政府委托,由貴州省林科院組織的100多名專家、學者,涵蓋26個學科的貴州八大山自然保護區綜合科考隊伍,通過開展為期13天的野外科考活動,發現了娘娘山濕地。
              由于陶正學家條件較好,這支科考隊伍考察娘娘山期間就吃住都在陶家。在聽科考專家的講述過程中,陶正學開始思考民間順口溜“頭頂娘娘山,腳踏六車河,誰人識得破,銀子用馬馱。”的道理。


          溫泉酒店原貌


          建成的溫泉酒店一角

              娘娘山國家濕地公園總面積2680公頃,濕地面積1060公頃,濕地率為39.5%。其中,蘚類沼澤276.6公頃、草本沼澤12.2公頃、灌叢沼澤62.3公頃、森林沼澤701.8公頃,庫塘濕地7.1公頃。娘娘山國家濕地公園管理處辦公室主任郭應介紹。

              “不愧是商人,我們還沒有申報國家濕地公園的時候,陶正學在2013年就注冊了貴州娘娘山高原濕地生態農業旅游開發有限公司,注冊資金一個億。”說起這個舉措,郭應豎起了大拇指。

              郭應告訴記者,2013年12月,六盤水娘娘山國家濕地公園被國家林業局批復開展試點建設。嚴格按照“全面保護、科學修復、合理利用、持續發展”的原則,圍繞相關要求,開展管理能力、科研監測、科普宣教體系建設及合理利用等方面工作;2018年11月順利通過國家林業和草原局驗收,濕地公園拿到了“國字招牌”,正式成為六盤水娘娘山國家濕地公園。


          過去的江源洞


          現在的江源洞

              記者采訪陶永川得知,貴州娘娘山高原濕地生態農業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的注冊資金中,銀湖合作社參股2000萬。2014年9月,該公司與六盤水市林業局簽訂娘娘山國家濕地公園管理建設投資合作協議。盤縣(現盤州市)娘娘山高原濕地生態農業示范園總規劃面積275平方公里,涉及盤州和水城兩縣(市)的6個鄉鎮,規劃總投資50億元(其中一期投資11.3億元,現已完成投資10.32億元),覆蓋農戶18000戶64000人,扶持貧困戶4600戶13000人。經營主體主要是盤縣(現盤州市)普古銀湖種植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貴州娘娘山高原濕地生態農業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經過四年的打造,娘娘山國家濕地公園在2017年10月成為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

              隨著舍烹“三變+農業”“三變+旅游”的發展,吸引了不少外來創業者。

              90后的川菜館女店主陳顯苗來自四川,以前一直在貴陽賣菜,去年與愛人一起到娘娘山開起了餐館。僅暑假2個月時間就將投入的5萬元賺了回來。旅游旺季夫妻兩人忙不過來,今年打算從老家請人來幫忙。

              除了陳顯苗,舍烹村有條件的村民也開起了農家樂、農家客棧。

              現在的六盤水,“三變”已經開始演變成“三變+特色產業+扶貧”“三變+金融+扶貧”“三變+黨建+扶貧”……一項項創新模式,有力地破窮局、改窮業、斬窮根、脫窮貌。
           
          農旅融合使舍烹生態美、百姓富
           
              “大山雖然阻隔我們與外界聯系,但也給我們帶來了良好的生態環境,我們靠山吃山,做好山水文章,走特色農旅一體化發展新路,把家鄉的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陶正學說。

              48歲的張雨國,是貴州娘娘山高原濕地生態農業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的保潔工人,妻子在景區的陶源酒店工作,夫妻2人一年能領到近5萬元的工資,土地分紅還有3500元。除此之外,自己還開了家客棧,能同時接待十幾人的吃住。


          過去的銀湖


          建成的銀湖一角

              早年,張雨國貸款買了一臺貨車運輸煤炭,沒日沒夜地跑,收入還不高。2013年,他把土地入股銀湖農民專業合作社;2015年,他把貨車賣了,進入景區上班。經過幾年的積累,張雨國買了臺新的越野車,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像張雨國一樣入股合作社的例子很多。43歲的劉美芬早年在浙江務工,隨著家鄉的發展,她回到家門口就業,在科技示范園奇花異草農耕文化館一干就是6年,期間還能照顧到家里。

              同樣43歲的黃金娥告訴記者,以前家里沒有田,想吃米,就得背玉米或者土豆去集市上換。2013年,他和愛人把家里10多畝土地流轉給公社,每年能拿到4000元的分紅。此外,自己負責管理科技園兩個大棚的草莓養護,每個月還能領到3000元的工資。

              “種莊稼有壓力,現在沒有壓力……她就是老板。”正說著,草莓大棚的老板陶正環出現了,黃金娥向記者介紹道。

              “你才是老板嘞,我的租金也要交給公社,你們都是股東,所以你是老板,哈哈。”陶正環邊說邊笑,草莓大棚里頓時一陣笑聲。

              陶正環是舍烹本地人,嫁到縣城后做起了煤炭生意,隨著家鄉的發展,她轉型到家鄉做農業。在她看來,農業賺錢雖然慢,但很開心。


          村民張雨國在整理客棧

              通過以舍烹村開始推行的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三變”改革模式,普古娘娘山聯村8個村2950戶5455人以資金和土地入股的形式成了名副其實的股東,直接帶動舍烹村、播秋村等8個村3105戶8875人增收。陶正學帶領村民走上了山地特色的現代化產業發展道路。2016年園區產值2.59億(其中旅游收入達0.56億元),接待游客60萬人次。2017年1至7月,普古娘娘山接待游客52萬人,旅游產值達1.3億元。

              4月20日至21日,貴州娘娘山農業園區迎來了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扎尕那的40多位藏族客人。這也是近半個月來,來娘娘山考察“三變”改革發源地的第三批客人,40多名來自甘肅省極貧鄉鎮的黨委書記認真聽娘娘山園區“三變”辦主任陶永攀講解“三變”的具體做法、操作要領……


          過去的二十七道拐


          現在的二十七道拐

              自記者蹲點采訪以來,每天舍烹村都很熱鬧,來自四川會理縣政協的考察團隊,來自云南、山西等地的游客……

              “頭頂娘娘山,腳踏六車河,誰人識得破,銀子用馬駝。”現在的舍烹,正在印證順口溜里的哲理。
          責任編輯:張陽
          更多
          延展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