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ddress id="rhdgx"><font id="rhdgx"></font></address>

      <label id="rhdgx"></label>
        1. 三農聚焦>>正文
          人民大學報告:深度貧困區農貨上行取得重大進展,拼多多落地2.0版脫貧新模式
          2020年04月30日 15:42
          來源: 民族新聞網  作者:佚名
          更多
            
              導語:拼多多所取得的進展顯示,越是深度貧困地區,動銷商家增速、成團訂單數量增速和成團GMV增速越高,電商平臺主導型的超短鏈模式對深度貧困地區農產品市場的積極影響,遠大于非深度貧困地區,具有強利貧性。

              “在拼多多等新興平臺帶動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取得重大進展,正成為農產品電商發展的‘富礦區’”,4月29日,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發布《中國深度貧困地區農產品電商報告》(下稱“《報告》”)稱,深度貧困地區正逐步形成農產品上行的電商“超短鏈”、“直播帶貨”等新模式。
              《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832個國家級貧困縣網絡零售額已達到1109.9億元。2019年,僅在發展最快的農產品上行第一平臺拼多多上,商家注冊地址位于國家級貧困縣的年訂單總額高達372.6億元,“三區三州”年訂單總額達47.97億元,其中絕大部分成交訂單為農(副)產品。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報告》課題組組長汪三貴表示,以拼多多在深度貧困地區推進的“多多農園”模式為代表,在實現消費端“最后一公里”和原產地“最初一公里”直連的同時,從農產品生產源頭開始,深耕全產業鏈,構建向農民傾斜利益的經營與分配機制,“這形成了極有特色的農產品新電商價值鏈,農產品電商發展2.0版本正在深度貧困地區落地”。

              深度貧困地區電商增速走高,拼多多“超短鏈”效果顯著

              十八大以來,我國脫貧攻堅取得了決定性成就,截至當前,貧困縣已從832個減少到52個,電子商務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報告》以拼多多為例,展示了深度貧困區農產品上行領域取得的重大進展。其在2018年投入價值86億元資源助農扶貧,累計帶動1.8萬名新農人,為貧困縣提供超過30萬個新增就業崗位,貧困縣開店數量與返鄉新農人增量明顯。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臺注冊地址為832個國家級貧困縣的商家數量達36萬家,年訂單總額達372.6億元,分別較2018年同比增長158%和130%,其中絕大部分成交訂單為農(副)產品。國家級貧困縣農(副)產品年訂單總額占平臺農(副)產品成交總額的比重明顯上升。


          拼多多平臺國家級貧困縣農(副)產品訂單總額及比重 | 來源:人民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中國深度貧困地區農產品電商報告》


          同比2018年,拼多多平臺國家級貧困縣和“三區三州”地區農(副)產品訂單總額與商戶數量變化 | 來源:人民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中國深度貧困地區農產品電商報告》

              近年來,拼多多傾斜大量資源,對“三區三州”地區(西藏、四省藏區、南疆四地州和四川涼山州、云南怒江州、甘肅臨夏州)為代表的深度貧困地區進行定點扶持。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臺注冊地為“三區三州”地區的商家數量達15.7萬家,年訂單總額47.97億元,分別較2018年同比增長540%和413%,增速明顯高于國家級貧困縣整體水平。拼多多通過與新疆喀什等地政府共建扶貧車間,以及開展“多多農園”試點等項目,聚焦深度貧困地區的產品上行。
              《報告》指出,以拼多多為代表的新型電商平臺顛覆了傳統線下銷售的模式,在貧困地區推動形成了農產品上行的三種“超短鏈”模式。第一種是平臺利用自身的營銷優勢、資金優勢、人才優勢等,通過幫助當地甄選特色農產品,扶持特色產業,提供品牌、銷售、培訓、流量、宣傳等全方位支持,幫小農戶對接大市場,實現消費端“最后一公里”直連原產地“最初一公里”。
              此外,近年來拼多多一直大力扶持和協作的新農商及郵政等物流伙伴,形成了另兩種“超短鏈”模式。在物流服務商主導的“超短鏈”模式中,郵政系統與拼多多平臺深度合作,利用全國100多個拼多多郵政扶貧店,大力推進貧困地區農產品上行,充分發揮其網點覆蓋全國全部深度貧困縣鄉村的優勢,在深度貧困地區的農產品電商發展過程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拼多多所取得的進展顯示,“越是深度貧困地區,動銷商家增速、成團訂單數量增速和成團GMV增速越高,電商平臺主導型的超短鏈模式對深度貧困地區農產品市場的積極影響遠大于非深度貧困地區,具有強利貧性”,《報告》總結到。

              “市縣長直播帶貨”興起,打造貧困地區“新基建”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疫情,讓很多地區農產品銷售雪上加霜,推動2020年成為“直播帶貨”元年。除了傳統意義上的主播,各地市長、縣長也紛紛成了本地農特產品的最佳代言人,這成為深度貧困地區農產品上行的有力方法之一。
              拼多多第一時間推出“市長來直播、農民多賣貨”模式。4月9日下午,不久前剛從貧困縣序列中退出的新疆喀什地區麥蓋提縣委副書記、縣長艾尼瓦爾·吐爾遜來到拼多多直播間,為當地的特色產品麥蓋提灰棗代言,最終吸引了69萬拼多多網友的關注,包括麥蓋提灰棗在內的麥蓋提特產共計銷售出約43噸。


          新疆喀什地區麥蓋提縣委副書記、縣長艾尼瓦爾·吐爾遜和主持人正在為69萬拼多多網友展示大棗和小棗的區別。(攝影:張建軍)

              4月24日,陜西省農業農村廳與拼多多在柞水縣金米村正式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聯合發起農產品上行扶貧專項行動。簽約儀式剛結束,陜西省農業農村廳廳長黃思光即走進多多直播間向廣大網友問好,傾情推薦柞水木耳。
              《報告》顯示,截至4月24日,拼多多已經與山東、浙江、安徽、廣東、云南、貴州、湖北、陜西等地合作組織了超過五十場市縣長直播助農活動,超百位市縣長親自帶貨。2個月之內,市縣長直播間已累計吸引近2300萬站內消費者參與消費,直接帶動農產品銷售超過1700萬斤,帶動平臺同區域農產品產生7300余萬份訂單,為相關店鋪吸引719萬新粉絲關注。
              人大中國扶貧研究院課題組認為,市縣長直播能充分利用政府官員的多元化信用背書,為深度貧困地區農產品代言,電商平臺也依托直播這樣的數字化能力對滯銷農產品地區、深度貧困地區進行賦能,打破了渠道困局,“更打開了貧困地區與外界交流的通道,讓更廣泛的人群了解這些地區的發展實際,為多主體合力開發深度貧困地區資源,提供了重要的信息傳播環境”。

              利益分配農民優先,拼多多落地扶貧助農2.0版

              《報告》認為,從發展趨勢看,深度貧困地區將是農產品電商發展的“富礦區”,以拼多多為代表的新型經濟平臺加速向深貧地區滲透,以更簡單高效的流通、組織形式,有效降低深度貧困地區電商上行的結構性成本。
              在“多多農園”怒江項目中,由132個建檔立卡貧困戶組成的扶貧助農合作社“橘緣”,借助云南省農業科學院柑橘創新團隊的幫助,引入智慧水肥一體化滴灌技術,比普通果園減少15%左右的肥料用量,減少30%以上勞動量,每畝增收800-1500元,極大地提高了柑橘的單品價值。
              產業鏈利益的分配問題是“多多農園”聚焦點之一,重點在于讓小農戶(包括貧困戶)從勞動力和初級農產品提供者,轉變成為全產業鏈利益主體。汪三貴表示,深度貧困地區正形成極有特色的農產品電商價值鏈。“以拼多多在深度貧困地區推進的‘多多農園’模式為代表,在實現消費端‘最后一公里’和原產地‘最初一公里’直連的同時,從農產品生產源頭開始,深耕全產業鏈,已經形成了具有典型電商價值鏈特征的農產品電商發展2.0版本”。 
              《報告》同時分析,隨著電商產業鏈在深度貧困地區的逐步崛起,基于產業屬性,對女性勞動力的需求會逐步增加,將成為解決深度貧困地區女性就業問題的重要渠道。
          責任編輯:張陽
          更多
          延展閱讀